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登录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9|回复: 0

彼岸花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232

主题

232

帖子

950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0
发表于 2019-8-3 05:37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青少年夏季治疗白癜风    彼北京看白癜风的最好医院岸花
      
   
    “彼岸花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。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”
           佛曰:
      梵语波罗蜜
      此云到彼岸
      解义离生灭
      著境生灭起
      如水有波浪
      即名为此岸
      离境无生灭
      如水常流通
      即名为彼岸
      有生有死的境界
      谓之此岸
      超脱生死的境界
      谓之彼岸
      是涅磐的彼岸
      佛说彼岸
      无生无死
      无苦无悲
      无欲无求
      是个忘记一切悲苦的极乐世界
      而有种花
      超出三界之外
      不在五行之中
      生于弱水彼岸
      无茎无叶
      绚灿绯红
      佛说那是彼岸花
      彼岸花开
      花开彼岸时,
      只一团火红;
      花开无叶,
      叶生无花;
      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,
    独自彼岸路。
    彼岸花,开彼岸,只见花,不见叶,花叶两不相见,生生相错。相念相惜永相失。
    凤九歌
    我叫九歌,凤九歌,我还有个名字,叫慕,母亲说,慕是她最爱的人的名字,以前的慕是一个卓著的英雄—她的爱人,现在的慕是一个新生的孩童--她的儿子。但我的父亲不姓慕,他姓凤,讳翔易,西凤皇朝的末代帝王。我是西凤皇朝的九皇子,最小,最受宠,却永远不可能登上王位的皇子。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。我的母亲在皇宫中没名没份,她是父亲从别的国家掠来的战利品。我的生活比其他的兄长平静的许多,没有暗杀,没有期许,随我所想的安逸舒适。父亲很爱母亲,或许是因为母亲倾国倾城的美貌,但母亲并不爱他,她只陪着我诉说着从前,终于有一天她离开了。或许就因为这样,从没得到过母亲爱的父亲永远无法忘记她,这是我母亲留给我最后也是最保命的礼物。
    栖凤楼 燃上薰香,在靠窗的软塌上拿出读过多遍的书籍,手边的茶水已经不再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日子如以往一样寻常且平淡的过着。“小弟,小弟,凤儿,凤儿”还没进入院落,恼人的呼唤就传了进来,叹息了一口气,放下书,知道今天的平静到此为止了,认命的让人换上新冲的茶水,打开那换上不久的檀木门,坐着等那人冲进我的寝宫,果然,等我吩咐完所有的事情,一道急匆匆的人影就冲了进来,直直地冲到我面前,鼻尖对着鼻尖,对方的笑容太过耀眼,忍着推开眼前人的冲动,,我无奈地说“又有什么事,骄阳?”来的是我的八哥,只比我大三个月的哥哥,“凤儿,要叫我小哥!”凤骄阳气呼呼的大吼,“说吧,什么事?”
    “小弟,你看”献宝似的从身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,盒中是一个做工精细的立体春游图,栩栩如生,仿佛身临其境。若有似无的香气夹在檀木香气中,原本嬉笑的神情稍敛,平淡的问“谁给你的?”
    “呵呵,刚才在宫外碰见的,随手买下来的,怎么样,好不好,你说洛云会不会喜欢?”原来是给洛云的,不过,怕是拿不到他面前了。站起身来到书房,拿出一个酒杯,倒入少许的御酒,又掺杂了一些东西后才回到前厅,把酒杯递给骄阳,“喝下去”奇怪的接过,倒是没有犹豫的喝下,“怎么了?”
    “没事,”装作平淡无事的样子“怎么样?喝了我一杯酒,把这东西送我吧。”伸手把桌上的木盒拿过来。
    “你,你,明明知道我是送洛云的还和我要,哼!”知道东西已经拿不回来,只好耍耍脾气的骄阳真让人无语。
    “我这有刚进贡来的最好的文房四宝,怎么样,和你换”
    “真的?不许反悔”一扫之前的不满,语气掩饰不住的喜悦,“比起这个来,洛云会更加喜欢文房四宝吧,说不定还会夸奖我,呵呵”不理会傻笑的人,拿出准备好的东西包好给他。
    “拿去吧,别告诉洛云我们的交易,送你个人情”
    “对了,父皇刚才下旨让我出征!”一副得意扬扬的表情说着不知死活的话。脸上的笑容没变,只是心里多少有些吃惊,他也不过和我一样十七岁的年纪,却要去战场了,难道他真的不解世事到了单蠢的地步吗?
    “小哥,你确定真的要去?”
    “当然了,难道你要我像其他人一样,我肚子里有没有什么墨汁,没办法在朝堂上替父皇分忧,又不能像你一样做个闲散皇子,所以,也只能从军了。”
    “凤骄阳,你是在暗示我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吗?”挑起眉梢,用和往常一样的带笑口吻,
    “呵呵,呵呵”真是个只会傻笑的家伙!
    从军吗?真有趣!
    笑嘻嘻的拿走东西,看不见他的身影后,才吩咐下人拿来火盆,把木盒扔入火中,红色的火苗变成诡异的幽蓝。想从我面前杀死那个笨蛋,真是自不量力,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又是谁?会是三皇兄吗?那个笑容温和却眼神冰冷阴狠的凤寰?宫里的我都打发了,至于宫外的,洛云,就交给你了,不要让我失望啊!
    夜晚像平时一样黑且静,遣散走了侍从,来到窗边,夜,静悄悄的,今天是什么日子呢?日子过得有些无聊以至于都忘记了,初一,还是十五?
    “今天你来晚了”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,
    “朔,今天是你,那今天就是十五了。”
    “怎么,连日子也记不清了?”万年不变的语调真让人泄气啊,“朔,八皇子出征的事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 “你在意?”
    “有时候我真希望来的是望,至少他会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,而不是反问。”
    “放心,你的话我会如实转达”这家伙连调侃人都用冷冰冰的语气,
    “好了,现在可以说了吧”
    “八皇子去边疆是皇后的主意。”
    “皇后?”那个女人会傻到把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推吗?
    “据说之前淑贵妃曾到过皇后的寝宫。”
    “淑贵妃吗?”这样的话事情就明白多了,只是,“凤骄阳活着从战场上回来的几率有多大?”
    “一点希望也没有”斩钉截铁的回答,不错,事实的确如此,
    “那,如果我要你们保护他呢?”
    “保护?”
    “是的,放心,就算所小儿白癜风能治好吗有人都死了,只要他活着就行,回不回帝都,战争胜不胜利都无所谓,只要他活着就行。”
    “什么时候你有在意的人了?北京治白癜风哪个医院最好
    在意吗?当然不是,只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看到我,真正关心我的人,即使在他的眼中我一无是处。
    “还有一件事”
    “什么?”
    “我快十八岁了”
    “你不会是要生日礼物吧”
    “当然不是,不过,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,呵呵,呵呵”
    战争,灾荒,一切的灾难都与我这个身在皇宫的皇子无关,我依然在我的栖凤楼看书,喝茶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“殿下,皇上来了”身边的侍从向我报告,父皇怎么有空上我这里来?起身回到前厅,父皇端坐在上面,卸去了人前的风光与威仪,在我眼前的只是一个未老先衰的男子而已,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勤勉而且有能力的帝王,只是运气不太好而已,交到自己手上的已经是一个残破不堪,千疮百孔的烂摊子,回天乏术。就算这样,他也从来没有放弃。
    “父亲”我恭敬地见过礼,坐在一旁,
    “凤儿,最近一起都还好吗?”
    “一切都好,多谢父亲挂心。”
    “骄阳出征的事你知道了吧”
    “是的,小哥告诉我了”
    “骄阳和你的感情最好,我担心他一走,你这里就孤单了”
    “没关系的,习惯了。”
    平静的回答着无关痛痒的话,和父亲的距离亲密又生疏。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,半晌,父亲才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凤儿,十几年了,你一点也没变呢。”是吗,依旧笑意盈盈的听着父亲的话,父亲习以为常,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着这些日子的艰辛与为难,什么战乱又起,灾荒连年,朝廷里的勾心斗角,种种,种种,我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,微笑着倾听,间或为父亲递上杯茶水,父亲偶尔看我的眼光陌生而迷离,是在透过我看那个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女人,我与母亲长得很像,骄阳曾经说,如果我是女人,那就是祸水,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。
    “凤儿,父亲老了,你说,谁可以继承皇位呢?”
    抛出从来不曾涉及的敏感话题,我微微楞了一下,
    “父亲,谁都可以吧,皇兄们都很出色,而且,不管怎样都轮不到我的,不是吗?”
    父亲笑了,“是啊,谁都可以。凤儿真是无所谓得很呢!”他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,换上的是哀伤与无奈。
    即使知道又怎么样呢?我们都心知肚明,还会有下一个皇帝吗?或许,直接就是下一个朝代了,所以,谁都一样了。
    “父亲,我快十八岁了。”淡淡的叙述着
    “啊,是了,凤儿也快十八岁了呢,怎么,有什么要求吗?”
    “父亲,我可以离开帝都吗?”故作看不见父亲脸上显而易见的哀伤落寞,
    “终于,你也要离开了吗?好吧,最终都要走的,你想去哪?”
    看向屋外的绚丽阳光,“去西疆吧”
    “好”
    西凤皇朝末年,接受完成人之礼的九皇子凤九歌被贬往西疆,同年失踪。
    慕星流
    我叫慕星流,我没有母亲,唯一的父亲也在我十岁的时候抑郁而终,因为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--我的母亲。他死的时候我没有哭,一直笑着,因为他说过,笑容是最有力的武器,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要笑,哪怕是临死的时候。但是他没有做到,那天他一直注视着天空,眼神空洞迷惘,似乎想起了,又忘记了什么,然后,他死了。
    父亲对我说过很多关于母亲的事,母亲倾国倾城的容颜,温柔如水的性格,深陷在回忆里。父亲让我一定要找到母亲,代替他再见她最后一面,如果母亲死了,两人就合葬。但我要去哪里找母亲?父亲说“她在西凤。”
    江南的清凉的流水洗涤着一身的疲惫,幽怨的歌唱回响在青石铺成的路上。这里就是西凤的都城了吧,吴侬软语,红袖招摇,奢华的气息充斥着这衰败的帝都。
    黑夜降临,千万户的灯光在脚下一闪而过,如同在时空长河里人们短暂的一生,或辉煌、或平凡,但到头来,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。月亮升起时我已站在西凤皇宫的最高点,风如撕裂夜空的利刃,划出一道道诡异的响声,掩盖风声中罪恶阴谋的低语。当血影剑划开一个侍卫可怜的颈项时,终于有人自愿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。原来,母亲已经死了,而且我还有了个弟弟,一个叫凤九歌的男子,现在正在去往西疆的路上,我家乡的路上。现在,是回去,还是去哪里?或许父亲的遗愿已经完成,我要走的路才刚刚开始。
    皇宫就是大,转转就迷路了,来到宫中很偏僻的地方了吧,灯火辉煌的皇宫里只有这一处死一般的寂静。园中高耸着梧桐,孤零零的楼宇不复见往日的繁华。是哪个失宠的人以前居住的吧,这样想着,脚步不受控制的走近。朱红色的三个大字“栖凤楼”在夜中影影绰绰,看的并不真切。有那么巧吗?这里就是我那个弟弟居住的地方?没有印象中的金碧辉煌,反而清幽淡雅,那个人应该也会如母亲一般吧。
    破空袭来的杀气,本能的闪身躲过,身后已经站立了三个人,月光下清晰可见面容。温文尔雅的书生首先开口“不知阁下高姓大名,到此处所为何故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服热线
400-1234-888 周一至周日:09:00 - 21:00
公司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科技路88号

爱游云南资料网是服务推动云南户外发展的免费平台,专注于云南省内户外资料的收集发布,永远为户外爱好者提供全面的户外资讯。

技术支持:   X3.4© 2013-2017 爱游云南资料网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爱游云南资料网  

GMT+8, 2019-8-21 11:15 , Processed in 0.114679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